「哇,這做得真好吃,已經可以拿去賣了。」

 

這句話,是我童年記憶中最熟悉的一句話。

我的母親就是當事人,在家中的小廚房裡大舉庖刀,對每一道菜的執著從來都不是為了營利。與其說是為了家人的幸福,追根究柢,其實是母親內心具有極高標準的自我實現。

尤其是泡菜這道料理。

2005年,韓風襲捲全球,從韓國家電、戲劇、料理,以及經典的韓式泡菜,年幼的我也開始愛上泡菜。但韓式泡菜的勁辣,讓腸胃不好的我受盡折磨。母親發現之後,油然激起她內心深處的廚師魂,便著手開始研發新風味的泡菜。

這款泡菜就這樣陪伴我度過了無數個春夏秋冬。冬令時期,我便將整罐湛紅勁辣的泡菜佈滿熱鍋,化為祛寒預病的辛辣火鍋;溽暑時節,直接從冰箱取出微辣泡菜,涼拌酸甜滑順的黃瓜,沁心爽口;春秋之際,廣邀親友在庭院烤肉,鮮脆清香的泡菜有助於豐潤舌尖、去油解膩。

在一次假期回到南投老家,看到母親在廚房進出穿梭,走近一瞧,竟然又在研發新口味的泡菜,當下的我非常不解,面對這款10年來已廣受親朋好友佳評的泡菜,母親只淺淺的說道:「我覺得它還有進步的空間」。

泡菜,在台灣從來都只是冰箱裡的一個配角。但身為全職家庭主婦的母親,一次又一次的調配和嘗試,每天都在追求細緻的卓越,挑戰自我的創新和極限,直到完美詮釋這道料理。

如今,有許多人獨自站在那小眾而專屬的舞台上,無論觀眾是多是少,仍不改其志的持續精進,這樣的「職人精神」,讓我從平凡中看見不凡。

謹以這罐「辛風泡菜」向世界各地的職人致敬,也希望為正在小舞台上拚命的你/妳加油打氣,讓我們精耕細作,構築生命的最高想望。